2007年2月27日

228紀念日前夕

春天台北天氣一向陰冷,與剛剛放完長假的心情相似,懶懶的。

前往台北重慶南路書局找書,經過228紀念公園,紀念碑前遊客並不多,我想這裡即將舉辦各項紀念活動。每次經過228紀念公園心情自然會或多或少沉重的感覺。

228對於現在的台灣社會而言,早已經不是不可談論的"禁忌"話題,對於這個歷史悲劇現在的政府利用"紀念放假"的方式來紀念省思,不知道對於下一代年輕人是否有影響? 還是只是歷史課本上需要考試的課文或又是一個狂歡放假日。真的不知道....

0 回應:

張貼留言